大病众筹 | 你经营的是公益,更是信誉,但不是流量

牛咖理财 49 0

大病众筹 | 你经营的是“公益”,更是信誉,但不是流量


大病筹,一个非常简单的结构,为什么会成为互联网的新宠?背后的逻辑非常简单,那就是利用人的“同情心和同理心”,放大人的“恐惧和贪婪”,打造互联网流量入口。为了这个互联网流量入口,忘记了大病筹的本质是“公益”,基础是“信誉”。如果没有了信誉,所有都成了泡影。

——小城不小说


  

大病筹是什么?


众筹(Crowdfunding),是指通过互联网方式发布筹款项目并募集资金。


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2014年中国金融稳定报告》中把众筹纳入中国互联网金融六大主要业态,并将众筹定义为:通过网络平台为项目发起人筹集从事某项创业或活动的小额资金,并由项目发起人向投资人提供一定回报的融资模式。


另外,还有一些研究人员认为互联网众筹是指通过互联网渠道进行宣传、推广并且聚集公众零散资金用于为初创企业、个人以营利或非营利方式提供必要资金援助的一种新型融资模式。


众筹项目也可以分为两大类型,公益性质的众筹项目和非公益性质的众筹项目。其中,公益性质的众筹项目包括:大病众筹、扶贫计划等;非公益性质的众筹项目包括:股权众筹、债券众筹等。


公益众筹是公益项目发起人通过网络平台或其他网络渠道筹集从事公益项目的小额资金,并由公益项目的发起人向参与人(投资人)提供不同形式的回报的融资模式。


股权众筹、实物众筹不是本文分析的重点,本文重点关注公益众筹;公益众筹的方向又包括大病、助学、助老、助残、关爱留守儿童等。


最近沸沸扬扬的“水滴筹”事件,属于公益众筹中的大病众筹(以下简称大病筹)


从大病筹的运作来看,主要的构成包括:


  • 发起人(筹资者):因疾病费用等超过自己的承受能力需要寻求求助的人;

  • 支持者(资助人):对筹资者的事件和故事感兴趣的,有能力支持的人;

  • 众筹平台:连接发起人和支持者的互联网终端,例如水滴筹、轻松筹、爱心筹等平台。

大病众筹 | 你经营的是公益,更是信誉,但不是流量 保险知识 第1张

大病筹,一个非常简单的结构,为什么会成为互联网的新宠?背后的逻辑非常简单,那就是利用人的同情心和同理心,放大人的恐惧和贪婪,打造互联网流量入口。


为了这个互联网流量入口,忘记了大病筹的本质是“公益”,基础是“信誉”。


大病筹是“公益”,更是信誉


从线下到线上,从捐钱、捐物到行走捐、阅读捐、消费捐、虚拟游戏捐等创新方式,如今,在互联网的助力下,公益的形式越来越多样化、场景化,并深受年轻人欢迎,在“互联网+慈善”深度融合下,人人公益、随手公益、指尖公益成为潮流。


公益众筹是我国众筹发展的一种主要形式,强调对社会的反馈,多让投资者获得精神上的回馈,作为一种慈善的新形式,借助互联网和移动终端发展的优势在社会上迅速扩张。


民政部先后下发了《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管理规范》《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技术规范》两项行业标准,并据此核准了20家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

大病众筹 | 你经营的是公益,更是信誉,但不是流量 保险知识 第2张


民政部的举措,对于大病筹平台来说应该高兴,因为当年的互联网金融(P2P、众筹、支付、互助)没有几个得到政府的认可。相对于股权众筹,大病筹先拿到了“身份证”,但我们忘记了这不是“免死证”。


根据民政部公布的信息,2018年,由民政部根据《慈善法》指定的20家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共为全国1400余家公募慈善组织发布募捐信息2.1万条,网民点击、关注和参与次数超过84.6亿人次,募集善款总额超过31.7亿元,同比2017年增长26.8%。


民政部副部长詹成付曾说“互联网公益慈善要存敬畏,明是非,守底线,对内加强自我约束,对外打造良好公信力。把透明、理性的公益生态作为科技创新的把手,把共生、共创作为互联网公益生态建设的努力方向,真正让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做好互联网公益慈善的中枢纽带、资源通道,身正令行、调度有方。


大病筹,国家已经给你定性为“公益”,并且也教育你要注重“信誉”。


显然,水滴筹等暴露的问题不是“养不教,父之过”,而是“教不严,师之惰”。在快速的发展过程中,忘记了这是一个新生事物,更忘记了这是一个“人品”比“人才”更重要的行业。所以,无论是水滴筹,还是轻松筹等,都应承担了“教”之社会责任。


大病筹靠“信誉”,不是靠流量


如果说“打江山”,靠的是互联网思维、互联网玩法;显然,经营“江山”,靠的不是互联网玩法,靠的是“公益之心”、“慈善之举”。


为什么这么多资本青睐大病筹,因为“下沉市场”的概念让资本丧失了理性;特别是在“小黄车”之后,更是诚惶诚恐,在资本加持下的“大病筹”最终还是走了样。


原本,我对大病筹这种商业模式是非常认可的,但是当我到“某大病筹”调研时,了解到该平台每天筹款平均在4000万以上,最高时达到5000万;另外,该平台自成立以来,已经扫过近8亿微信用户,当时我就“懵”(Out)了,我脑海中不停的在进行快速运算:


问题1:单笔筹款金额平均2万多,每天需要大病筹款的件数在2500件。我当时就反问,国家已经对外宣称大病保险覆盖人群超过95%(发改委数据:截至2018年底,城乡居民基本医保覆盖13.5亿人、大病保险覆盖10.5亿人,基本养老保险覆盖9.4亿人),为什么还有这么多需要筹款的病例(预估一年救助50万人)?


答案:无法解释。


问题2:每天筹款4000万,按照一年工作日来计算,一年筹款100亿。我当时就反问,保险业一年健康保险赔付是多少?2018年,短期健康险赔付1245亿元,长期健康险赔付496亿元,长期健康险满期给付4亿元。


答案:无法理解。


问题3:每天筹款4000万,平均每人10元,每天参与人数400万;按照一年工作日来计算,一年扫过的微信10亿人。所以已经扫过近8亿微信用户好像也成立。


答案:无法想象。


面对这些数字,除了感叹互联网的魅力之外,我们还能做什么?所以,当时我时提了一个问题:你们感觉未来大病筹最大的风险在哪里?


好像大家更关心这背后的商业逻辑,显然抓住了人性的“恐惧和贪婪”,“大病筹+互助+保险”的商业逻辑是成立的,这个不用讨论,更不用高谈阔论“下沉市场”。


显然,大病筹最大的风险是“信誉风险”,因为我们可以通过“保险和互助”解决人的“恐惧”,但是我们没有办法控制人的“贪婪”。


谈到公益中的“信誉”事件,比比皆是,前有红字会的“郭美美事件”,近有水滴筹的“德云社演员众筹事件”,这些事件都可谓“负能量”满满。


大病筹变成流量入口,忘记了存在的基础


在狂欢中,在鼓吹中,“大病筹+互助+保险”变成了“左手慈善,右手生意”。


“扫楼筹款”、“筹款顾问”、“提款机”……这些不是新鲜词,这些都是公益的诟病;显然,我们借助互联网想解决传统公益的诟病,想法很好,可惜现实太骨感。


传统公益长期的不透明,耗损了慈善组织的信誉,更伤害了公众的公益热情,我们已经看到了公益与社会的“对立困局”。大病筹推出后,我们刚看到了一点希望,结果最近爆出的几个事件,我们又开始怀疑“大病筹”的公信力,就像我们怀疑慈善组织一样。


大病筹,作为一种新兴慈善方式,我们不用怀疑其存在的合理性,2015年《慈善法(草案)》起草的时候,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建议“公益众筹”等新兴慈善方式入法。


互联网的发展为公益慈善插上了腾飞的翅膀,公益慈善也赋予了互联网“善”的属性,给予了互联网人性的光辉。这是我们看到的人性“善”的一面,我们也不要忘记人性“恶”的一面。


显然,大病筹仍处于探索和发展的阶段,还存在着一些问题和挑战。我们要认真的思考,我们是不是也变得“贪婪”了,我们是不是走的太快了,忘记了自己出发时的“初心”。


民政部部长黄树贤在10月21日互联网公益慈善论坛致辞时谈到“互联网公益慈善已经成为现代公益慈善最重要的形式和最鲜明的特征。” 更强调了“民政部是主管慈善工作的职能部门。


所以,大病筹不要再存在侥幸心理,更不要有非分之想,你就是“公益”;《慈善法》《公益事业捐赠法》是你存在的基础,民政部是你的主管部门。


我们明白了这一点,我相信也就可以解释当前所产生的问题了。我们要给大病筹一点时间,假以时日,你一定会成为公益的。


最后,切记:你经营的是“公益”,更是信誉,但不是流量。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