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门红前夕,3至5年期两全保险产品松绑放行

牛咖理财 51 0

传闻甚久的缴费5年期以下两全产品放行终落地。


12月6日,《关于规范两全保险产品有关问题的通知》(下称《通知》)流传至各保险公司。细细观之,三至五年期产品开闸、资产负债匹配管理、禁止长险短做是《通知》中的重中之重。 


联想开门红时节的关键时点,三至五年期产品大门打开意味深长。回顾产品端2013年以来的种种变化,迷雾、飚进、叫停、松绑,资产负债端的转迭变化,保证现金流的“活水”流动,防范“灰犀牛风险”从天而来,又一历史的当口正在潮涌。 


观以往,产品变化斗转星移,不可同日而语。看前路,如何在防控风险的底线之上调节产品期限结构和种类如行平衡木。




1


-Insurance Today-

新规:一松一紧


细剖新规,可见一松一紧之间的“平衡之术”。


一松,指五年期以下两全保险产品的“开闸”。新规中明确,“因流动性管理或者资产负债匹配管理需要,保险公司可以开发设计保险期间为5年期以下的两全保险产品,但不得短于3年。”当然,“保险公司销售两全保险产品,应当以5年期及以上业务为主”。


与一松相一致的是一紧,松的同时新规亦明确了诸多“底线”。


首先,禁止长险短做。


保险公司开发设计两全保险产品,应当做到产品的保险期间与实际存续期间一致。产品设计不得有下列行为:


①通过保单质押贷款、部分领取、生存领取、减少保额等条款设计变相改变实际存续期间。


②通过退保费用、持续奖励等产品定价参数设计变相改变实际存续期间。


③通过调整现金价值利率等方式,变相提高或降低产品现金价值。


其次,划定五年期以下两全保险产品的一系列“阈值”。


首当其冲,应保持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不低于120%;


保险公司应切实加强资本管控和业务规划管理,根据公司资本实力等因素合理确定5年期以下两全保险业务规模。

自2020年起,保险公司5年期以下两全保险产品的年度规模保费应控制在公司上年度末投入资本和净资产两者较大者的1倍以内。


同时,备案5年期以下两全保险产品还要提交公司未来3年现金流预测数据、风险等情况。


新规还明确提出了保险公司应当强化资产负债匹配管理,持续优化负债结构。具体指标是,“2020年起,各公司5年期以下两全保险产品年度规模保费占当年总规模保费的比重不得超过20%”。


最后,新规发布之后,一系列关于“中短存续期”的条款将废止。


《中国保监会关于规范中短存续期人身保险产品有关事项的通知》(保监发[2016]22号)同时废止;


《中国保监会关于进一步完善人身保险精算制度有关事项的通知》(保监发[2016]76号)、《中国保监会关于进一步加强人身保险监管有关事项的通知》(保监发[2016]113号)中涉及“中短存续期产品”的相关内容同时废止。


原中国保监会此前印发的有关规定与本通知不符的,以本通知为准。




2


-Insurance Today-

三个动词:开、停、放


2013年至今,人身险产品经历了一轮又一轮的结构、期限的更迭。 


2013年为变动之关键节点,冰封十四年、论证近六年、搁置近两年的人身险定价利率市场化改革终于正式落地,《关于开展人身保险费率政策改革试点的意见》正式成行。 


当年的“万言书”让业界记忆犹新。“万言书”倡言推进费率改革,并得出“费率管制之下的保险业有逐渐被边缘化的趋势”的判断,此后保障和理财不再泾渭分明。 


负债端产品费率的放行、资产端投资领域的开闸,2014年险资投资收益率的攀新高。 

 

开门红前夕,3至5年期两全保险产品松绑放行 保险资讯 第1张


2014年2月,保监会出台《关于规范高现金价值产品有关事项的通知》,这是监管首个针对高现价的监管规定。高现价的定义首次被定义,即第二保单年度末保单现金价值与累计生存保险金之和超过累计所缴保费,且预期该产品60%以上的保单存续时间不满3年的产品。 


2015年,寿险费改“三步走”收官之年,困扰寿险公司多年的预定利率问题最终得到解决。寿险行业名噪一时,规模保费增幅43%,“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增幅95%。 


2016年,转折点隐现。 

 

开门红前夕,3至5年期两全保险产品松绑放行 保险资讯 第2张


保监会一年四规,中短存续期限五年整改。2016年3月《关于规范中短存续期人身保险产品有关事项的通知》出台;9月,《中国保监会关于进一步完善人身保险精算制度有关事项的通知》、《关于强化人身保险产品监管工作的通知》陆续落地。 


五年过渡期,业务结构调整进行时。 


2017年,拐点来了。

 

开门红前夕,3至5年期两全保险产品松绑放行 保险资讯 第3张


5月,《关于规范人身保险公司产品开发设计行为的通知》出台,五年期以下产品锁定。随后严查风暴,销售乱象治理、打击非法经营专项行动连续落地。 


最新的数据是,目前中短存续期业务占比由2015年的31%下降至今年前三季度的4%。 


两年半的时间,长期产品重回主流,大险企重领风骚。与此同时,中小险企对五年期以下产品的渴望从未停止,利率下行、给付在前、现金流压力的种种交织之下,初生之美、成长之痛,发展前路上还会有哪些崎岖所在?




3


-Insurance Today-

放行的逻辑:现金流之痛


现金流是金融机构的血液和生命,与其他风险相比,现金流风险的突发性、致命性更强。尤其是过去几年少数公司业务结构不合理,资产负债错配,存在严重的现金流隐患。


保费增速过缓甚至负增长带来的现金流减少,及中短存续期时代销售的大量三年期以下产品的给付期到来值得关注。


《今日保》粗略统计,隐藏在“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外壳下的中短存续期产品高发起始年乃2015年,经2016年、2017年,三年合计2.5万亿元。这部分产品大部分都是1—3年期产品。


从2019年前三季度的数据来看,人身险业务的赔款、给付支出和退保金合计过万亿元。同期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为6992亿元,2018全年为7954亿元。


尤其是部分资产驱动负债型险企,在满期给付和退保现金流出的压力下,流动性风险不容忽视。一旦无法弥补满期给付,保费下滑幅度过大带来的资金缺口,现金流压力将激增。


纵览2019年前三季度的数据,且不提十余家保费负增长者,尚有相当数量的寿险公司保费增速低于行业平均增速。期间,又有几人拥有巨头险企大续期的底蕴。




4


-Insurance Today-

后记

这次不一样:监管预警,利差损


与现金流压力伴生而来的,还有利差损问题。


国际经验观之,长期低利率对保险公司资产端、负债端都将带来挑战,如果资产负债管理不到位,严重时可以导致保险公司破产,危及行业发展基础,无异于灰犀牛风险,利差损风险更是惧中之惧。


上个世纪末,国寿、平安等巨头因发售大量超过定价利润的产品曾产生巨额利差损,消化多年。


2013年后,国内寿险市场因放行投资渠道,投资收益大幅提升,发行了大量的4.025%的年金类产品,长短期均有。短期看,保险公司投资收益尚可满足4.025%的投资回报;如果拉长到十年、二十年,尤其是零利率、负利润时代,会否产生利差损值得关注。


这一点,今年不时传出的4.025%产品禁售、约谈寿险公司总精的消息足见监管对利差损的重视。事实上,4.025%产品停售者多是终身型产品。


这也恰是当前风险点与之前中短存续期时代不同的地方。


如果是上一次是短险长配,那么这一次就是长险短配。2019年中国寿险业峰会上的数据:今年二季度末人身险负债久期是12.44年,资产久期是5.77年。


如何找到长期的投资标的?以长期储蓄、健康险为核心的保障类业务多是10年、20年或终身保险产品,但国内市场除国债外,少见超长期的投资标的。


一边是低利率导致的资产价值缩水和资产久期缩短的压力,另一边则是产品定价利率下降和产品竞争力下降,继而导致的现金流承压。


两种压力之下,无论是负债端还是资产端均非今日而绝的百米赛跑,更像是一场是马拉松。


在低利率环境下,回溯最高层定调下的“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特别是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及监管层的:


如何平衡好资产与负债之间的关系,既做好资产运用,又解决好再投资问题,这也是人身保险业必须解决的难题。

少数公司对转型的必要性还存在不切实际的奢望,幻想重走过去野蛮生长的老路,继续拿低利率产品赚来的保费追逐短期高收益资产。 


当可理解这一次之放行与监管的关注点,时过境迁,旧路已无可能。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