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最可能引发金融风险的是什么?

牛咖理财 53 0
2020年最可能引发金融风险的是什么?


文|大树


最近和一些朋友交流了下

对明年金融市场的看法

交流之后大树感到非常的不安

为什么呢?

因为我发现大家

对2020年市场的预判一致性很强

比如,大家都看好黄金

比如,大家都谨慎看好股市

比如,大家都觉得欧元或是英镑会走强

比如。。。

总之分歧不多

逻辑也很一致

这本来是好事情

在市场观点上一致

是朋友间最好的下酒菜

然鹅,

大树深知

金融市场是一场博弈的过程

你要是想获得好的收益

那你的思考必须要与别人有所不同

甚至是与大部分人有所不同


于是乎

我们暂时放下对2020年的憧憬

思考一下

如果2020年我们的判断都错了

那可能会是由什么导致的?

换句话说

如果2020年发生金融风险

那么这个触发因素会是什么?



清空过去的固有认知再重新思考无疑是比较难的,那我们如果去思考风险这个问题呢?我想,还是得从当前的环境入手。现在我们所处的基本金融市场环境是全球经济增长下滑,以及随之而来的全球货币政策超常规宽松


全球经济增速下滑,对于股市来说是这肯定是利空的,因为这会降低上市公司盈利增速。对于黄金和商品来说其实也是利空的,因为会降低需求的增速,但是今年的情况恰恰相反,包括中国A股在内的全球股市都涨得挺不错的。很显然,现在资产价格高涨背后支撑它的就是全球的超宽松货币政策下的超低利率水准,虽然这不是唯一的支柱,却是最具决定性力量的支柱。


如果2020年金融市场发生动荡,那必然是因为这个超低利率水平发生了异常变动,从而导致金融资产价值重估,而重估的过程又会导致超低利率时期的杠杆相继平仓,从而继续推升利率,资产价格进一步下跌形成恶性循环。


那什么因素可能会导致超低利率发生异常变动呢?如果把利率拆分成时间价值的补偿和风险补偿的话,那造成利率意外上行的可能性就有两个,一个是流动性风险爆发,推升利率水平,一个是通胀意外上升,推升利率水平。


先说流动性风险,大树觉得这种风险发生的可能性非常低,因为目前各国央行对流动性呵护备至,短期利率稍稍有点异动就一通放水下去给灭掉了。中国央行如此,美国央行也如此,欧洲央行就更不用说了,节操早就碎了一地。总之,这种风险各国央行应对起来得心应手,基本不用操心。


那除了流动性风险外就剩下通胀这个因素了。从目前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情况看,通胀似乎是不值得担忧的,但是这个因素发生问题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其中关键的变量是石油


2019年,伦特油从年初的53美元涨到现在的66美元,大约涨了23%。这个涨幅不算少,不过此前原油市场一直价格低迷,所以对经济和通胀的影响不是很大。2019年石油的上涨可以说是一种复苏,谈不上什么惊天动地。


但是,2020年的基本面对于原油来说似乎颇为友好。


首先,今年12月欧佩克会议上决定,2020年原油继续减产,并且减持的幅度还较之前增加了50万桶每日,而美国页岩油的产能经过这些年的扩张,目前也基本上处于瓶颈状态,如果不考虑其他国家石油产品大增的可能,那么2020年石油的供给较2019年应该是减少的,这对石油是有力的支持。


其次,在人为操纵的减产的同时,2020年全球的制造业反而可能因为库存周期运动而产生一小轮复苏。从最近几个月中美欧的制造业PMI走势看,中美欧都处于见底反弹的状态,中国、法国、美国甚至都已经重回扩张区间,制造业的小复苏,可能会给2020年全球市场带来超预期的需求。这种人为操纵和市场自然变化之间是极为容易产生供需失衡的,国内的钢铁、猪肉都有过这样的价格波动,放到石油上原理也差不多。


最后,中东地区是2020年最可能发生武装冲突的地区。2020年是美国总统的大选年,估计特朗普同志没有什么时间精力满世界的搞东搞西。没有美国的搅和,亚洲地区就不太会有武装冲突这种事发生,因为没有美国,谁都干不过我们。然鹅,同样是没有美国,中东的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2019年,美国逐渐从中东地区撤军,美国撤走后,中东地区彻底就进入了没有大哥的时代。山中无老虎,猴子都想当大王,没看美国撤走后,连土耳其这种国家都敢派军队到中东遛个弯吗?逊尼派和什叶派,还有一个犹太国家以色列,这种地区一旦失去强有力的外部压力,那内部的无序就容易产生冲突。2019年,还只是小国家间的摩擦,如果2020年伊朗、沙特、以色列、伊拉克这些国家之间打一架呢?全球25%的石油供给可能就出状况了,那原油涨到100也不是太大的问题。


而一旦原油价格在2020年出现意外的飙升,石油就会带动全球的通胀上升。虽然各国央行现在都看核心通胀,但是石油作为工业血液,价格上涨带来的传导效应是很强大的,最终核心通胀也好不到哪去。这样,全球央行的货币政策宽松就可能就会受到严重的抑制,市场对货币政策和利率的预期可能会从降息翻转到升息,从而引发全球资产价格的重新定价,股债暴跌引发金融被动去杠杆,全球资产价格暴跌。


当然,以上只是大树思考的一种可能性。如果这种可能性真的发生了,我们如何抵御这种风险呢?其实很简单,资产组合里直接放15%-20%的原油进去就好了。如果石油暴涨出发了全球性的资产价格调整,你配置的这部分石油会比较好的降低整体资产价值的波动,如果大树YY的情况没有发生也没关系,去掉中东冲突,剩下的供给缩减和需求复苏也足够支持石油在2020年有一个良好的表现,再加上其他资产的表现,整体资产收益情况也能挺不错。


2020年,我们终归不可能一帆风顺,未雨绸缪、居安思危,多想几种可能性,多做几手准备总是没什么坏处的。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